立即注册 登录
飞天数字网 返回首页

落雁沙的个人空间 http://www.jq114.com/?30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胭脂泪

已有 391 次阅读2014-5-5 11:59 | 小女子, 瓜子脸, 鹅蛋脸, 安宁, 俏丽




落日西斜,坐落在两山之间的沙溪古镇退去了夏日午后的烦躁,欢快的童声和火烧云钩织成一片安宁。在镇口的方向,两条曼妙的影子渐渐拉长,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面。乘凉的,玩耍的,闲聊的都忘了出声,两女子像神仙下凡一样,虽风尘仆仆却难掩俏丽之色。一个是瓜子脸,明目皓齿,眉如远黛,没有多余的装饰,如白牡丹一样吸引人却也把人局域千里之外,另外一个,一身的蓝色纱衣,鹅蛋脸,一双大眼睛滴流滴流乱转,不尽成熟难掩小孩本质,极是惹人喜爱。稍年长的女子手里拿一纸契约,在蔡大娘面前站定“听说您着招租是吗?”珠撞玉盘一样的声音,听的人是五脏六腑都敞开了一样的舒服。“是,是,请问你尊姓大名啊”“小女子冉竹,这是小妹心悠,这是3个月的房租,今天晚上可否搬进来住。”“可以,可以。我找人帮你收拾。”“不麻烦大娘了,我们自己来就好。”冉竹客气道。“好,好,这是钥匙。有什么麻烦尽管招呼老身。”冉竹微微颔首,便走进了庭院。直到两姐妹的身影不见,小镇的人们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夜渐深,在古镇陷入沉睡的时候,一道白光闪过蔡大娘的铺子,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竹悠胭脂铺便开了张,由于两姐妹待人和气,人又漂亮,胭脂铺的生意一直红红火火。沙溪古镇的女人们,不管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基本都用过两姐妹的胭脂,胭脂的味道不大,透着淡淡的中药味道,但凡用过胭脂的人无一不是白里透红。  

就这样,两姐妹在沙溪古镇过了一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打下来,雾气在半山腰若有若无,浓淡不一。背着药篓的冉竹擦了擦头上的汗,一边爬一边欣赏着美景。就在快到崖顶的时候,踩到一块活石。一声惊呼,冉竹直直的往崖下坠去。幸好崖下的一棵树接住了下落的冉竹,“啪”连着树枝,一起摔在的崖底。  

当冉竹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家的帷幔帐顶“姐姐,你可醒了。”悠心哭的已是梨花带雨。“好了,乖妹妹,姐姐没事。”冉竹瞥了一眼屋子,才发现多了一位儒雅的书生,“这位是?”“姐姐一路昏迷,怪不的不知道呢,就是这位公子救了姐姐。”听此,“多谢公子相救。”说罢便要下床行礼。无奈力不从心。“还没问公子贵姓?”“在下庄逸,听闻这里景色美的人心醉,特地来见识一下,没想到人比景还美。”“公子真会说笑,天色已晚,您今日便在此歇息,可好。”冉竹眸子微亮淡淡道“多谢二位收留。”“悠心,带恩人去客房。”庄逸走后,冉竹微微皱眉。“姐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刚刚回来的悠心问道。“没有,姐姐可能得养一段时间,这铺子就你看吧。”“不要吧,姐姐。”悠心撒娇道。“乖点哦,姐姐会陪着你的。没准以后庄逸也会陪着你哦。”冉竹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哦,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啊?嘻嘻”悠心眯着眼,笑的像个狐狸一样。再看冉竹,两片红晕抹上腮,比那胭脂更美。  

庄逸一住就是半年,冉竹的伤早已恢复。俩人暗生情愫,庄逸也帮着照看铺子,在俩人情义渐浓只羞于启口之时,好巧不巧被悠心那小狐狸给撞破了,顺理成章,在蔡大娘的主持下,在全镇人的祝福下,二人结成连理。只是婚礼当天,盖头下的冉竹没来由的一阵恶寒,甩甩头也没当一回事。日后,夫妻二人花前月下,添诗埋词,过的好不快活。

一天夜里,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惊醒了古镇所有的人,云家的大小姐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长了好多脓包,自己用手一抓,脓水流了一脸。下人们看见都吐了,平日里眉目如画的云琴竟成了这幅模样!惨事远不止于此。第二日,小镇大部分女人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明媚的古镇,也被愁云吞没。古镇的人渐渐怀疑起这姐妹俩。  

经过冉竹与庄逸门前的悠心突然听到里面争吵声“你我夫妻半年,连你都信不过我吗?”冉竹声调略高,带着哭腔,依然掩不了弱弱的气质。“不是信不过你,这事太蹊跷了,凡是用过胭脂的人都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为何就你姐妹俩没事?”虽带着质疑,但还是带着懊悔的语气。“为今之计,就是把悠心供出去,来保全你。”“啪”也不知道是什么碎了,剩下的就是冉竹低声哭泣,还有庄逸低声安慰的声音。门外的悠心眼睛瞪的老大,满脸的不敢相信,泪水簌簌的往下滴落,化作一股青烟不见了踪影。“吱~~~~~。”满脸泪水的冉竹,缓缓走来出来,望着悠心离去的地方,靠在庄逸的肩膀压抑的哭着。  

第二日,不速之客造访了古色古香的竹悠胭脂铺,一个极其貌美的女子怔怔的望着庄逸,满脸泪水“逸。”“好了,别说了”庄逸淡淡的打断道“镇上女子的容貌是你动的手脚吧,想嫁祸给竹儿和悠心,引得我和竹儿夫妻反目。”“逸,不是这样的。”女子极力的反驳。“够了,竹儿落下悬崖也是你搞的鬼吧,暮雪,你怎么这么狠毒。”暮雪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不是我啊。”“那你解释解释,你今天为何会在这里!”“我是听到有人说你在这里我才过来的。”听到这庄逸也疑惑的望着自己的妻子,对上庄逸质疑的目光,冉竹直觉心中一片恶寒,一声娇喝“白虎精休得在这含血喷人,你一直缠这逸,趁我采药分神之际封了我的法力,若不是逸我恐怕成了妖界第一个摔死的妖了。”听到这庄逸可不淡定了“你,你俩是妖?”这句话被淹没在了一片打斗声中。  

电闪雷鸣,飞沙走石隐约间一只九尾白狐和一只黑白相间的大虎,正难解难分之际随着一声虎啸,一切归于静寂,白衣黑发静静的躺在地上,庄逸瞳孔猛地一缩,奔上前去抱起冉竹“你是不是从没信任过我?”气息微弱,艰难的说出自己心中郁结。“没有,没有。你不能有事啊。”庄逸已是泣不成声。“那你爱我吗?”“你是人也好,妖也罢,我一生只爱你一个。”冉竹听此嘴角一扬,头一歪没了气息。“竹儿,咱的词还没填完呢,你怎么这么耍无赖啊。”庄逸紧紧的抱着冉竹,泪像决堤一样。旁边的暮雪见此若有所思的说道“她若不是怕伤着你,有所顾忌,我是不可能赢的。”“救救小镇上的人吧。”庄逸抱起冉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多年以后,庄府上,一杯玉壶,由低至高似音乐一般将玉杯填满,血红色的液体散发着袅袅余香,充满着整个庭院,独坐闲庭看落花,叹云卷云舒。恍如隔世般,花开了又落,雪落了又开。只是门前青苔的痕迹告诉我,你从没有回来过。  

那日庄逸推开书房紧闭的大门,一只月季,静静地躺在信笺上,清风拂过散落的花瓣被撕成碎片迅急的朝庄逸扑来,庄逸闭上眼睛那表情似解脱一般,甚至唇角还向上翘着。忽的,那些花瓣在庄逸面前四散开来,缓缓落在地面上。庄逸坐在地上满脸泪水的叫着一个名字,抬首,射进窗棂的阳光渐渐描绘出一个长发女子读书的模样,静谧安详,庄逸伸出修长的手指,那女子忧郁的一展笑颜,化作点点荧光。庄逸失神的看着眼前一切,泪水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的洒在地面。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庄逸静静的望着窗子,叩门声突兀的响起,拉开门,门外女子狡黠的一笑“我与妹妹听闻这里景色美的人心醉,特地来见识一下,没想到人比景还美。”庄逸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喃喃的叫着“冉竹,冉竹。”接着是将冉竹抱起在原地转着樱花飘散,天边彩虹,如诗如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 酒泉飞天数字网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网站客服电话:18893638000   QQ   网站地址: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世纪大道创业大厦403#

免责声明:  网站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论坛客服及时删除.

酒泉丝路长城文化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 陇ICP备12000225号-4 )

回顶部